新奧天氣:

您當前的位置 :首頁 >> 武網專題 >> 正文
遙觀畫家吳小平:我眼中的宋劍湖之變
來源:武進日報 作者:記者 諸麗琴 日期:2020-09-29  報料熱線:86598222

  武進新聞網訊(記者 諸麗琴)白露一過,清晨已透著些許涼意。

  宋劍湖畔,一方涼亭,62歲的畫家吳小平已經架好畫板,鋪開宣紙,調好筆墨,在小馬扎上坐定。湖面的風有些大,吹得宣紙“撲簌簌”響。這是吳小平和宋劍湖約“繪”的又一天。

兒時啟蒙在湖邊

  每個人的心里都有一條故鄉的湖,流淌著歲月最美的歌。吳小平的家,就在宋劍湖南邊的橋南村宣莊。幼年時,一套《岳飛傳》小人書,成了他的繪畫啟蒙。湖邊隨手撿來的枯樹枝,就是“畫筆”;泥濘的灘涂地,就是“畫板”。

  讀過私塾的爺爺會牽著吳小平的手,穿過浩浩的蘆葦蕩,到戚墅堰老街買畫筆和宣紙。一邊走,一邊悠悠地講著宋劍湖的故事:相傳,魏晉南北朝時,宋文帝劉義隆巡狩至此,見方圓數十里為水澇所漬,因命而治,故名“宋建湖”。又相傳,宋康王南渡經此湖,倉惶間墜佩劍于水,遂改“建”為“劍”……

  延展天際的蘆葦蕩,驚起的一灘鷗鷺,輕揚的蘆花拂過手背和臉頰,還有爺爺講不完的傳說故事,是吳小平對宋劍湖最初的柔軟記憶。

  初中畢業,吳小平告別宋劍湖,赴徐州一所學校進行專項美術培訓,其間因為一張車票,錯失了去北京拜師著名畫家李可染的機會。“當時,我們一家年收入才100元,去北京的火車票卻要23元左右。”

堅持繪畫呼吁環保

  1987年,吳小平回到遙觀創辦了神韻書畫藝術品廠,堅持創作。廠子經營了兩年,才賣出第一幅畫。“我記得很清楚,第一幅畫是橫林供銷社賣出去的,買家新建了房子,需要中堂畫。”

  上世紀90年代初,漸漸“富起來”的農村,掀起了拆老房、建新樓的熱潮。中堂畫,是新房里必不可少的“一大件”。憑著刻苦鉆研的貝雕中堂畫手藝,吳小平的書畫藝術品廠漸漸風生水起。

  2010年,吳小平終于“圓夢”北京,拜李可染的兒子李小可為師。在長達2年的時間里,他對山水畫及理論進行了系統、深入地學習和研究。2012年,他啟動環太湖環境保護宣傳與山水畫創作。用6年時間,對環太湖的人文、歷史、地理、風貌進行了全方位的考察、研究與寫生,一共創作了233幅山水畫。

  在外的時間久了,故鄉的風物人情仍歷歷在目。2018年,《武進宋劍湖》一書的作者、同為宋劍湖周邊居民的王友欽,邀請吳小平為籌備中的新《宋劍湖》一書創作插畫。吳小平一口答應:“為‘母親湖’留下一些印記,也為子孫后代留一份鄉愁。”

繪就“母親河”之美

  2018年6月至今,吳小平一路追尋“母親湖”的前世今生。讓他驚喜的是,“煥了新顏”的宋劍湖,依舊有“一行白鷺上青天”。

  作為常州市“四大湖泊”之一的宋劍湖,水域面積大約4000畝,濕地面積8平方公里,是遙觀人的“母親湖”。然而,“母親湖”并非天生麗質,“美麗”背后也曾有過“陣痛”。眾所周知,作為傳統工業強鎮的遙觀鎮,存在著產業結構重、發展模式粗、散亂污企業面廣量大等歷史問題,生態環境是該鎮一直在努力補齊的“短板”。

  2009年,遙觀鎮啟動宋劍湖水域整治修復工作,在水環境治理、生態系統保護、景觀打造等方面,累計投入資金6億元。十年治一湖,桃花水母、白鷺、地衣“吉祥三寶”重回宋劍湖。

  夢里水鄉,躍然紙上。閣老廳、三里閘舊址、磚窯、宣莊老街……在宋劍湖實景風光的基礎上,吳小平融合周邊的歷史風貌進行創作。截至目前,已創作了46幅宋劍湖系列畫作。

  青山就是美麗,碧水也是幸福,春賞櫻花秋品桂。在吳小平看來,“母親湖”就是“小康湖”。“宋劍湖全系列計劃創作48—50幅,希望更多人透過我畫中的宋劍湖,感受美麗和幸福。”

  一泓碧水繞城郭。天邊白云游走,畫者依河寫生,行者閑適漫步……走在環湖綠道上,吹著微微湖風,吳小平感慨:“小時候的宋劍湖,有些‘荒野’;現在的宋劍湖,更加‘親民’了。”

遙觀畫家吳小平:我眼中的宋劍湖之變

責編: 莊恩慧

相關新聞:
蘇ICP備07507975號 新聞信息服務單位備案(蘇新網備):2007036號 版權所有 武進區委宣傳部 武進日報社

蘇公網安備32041202001025號

天津快乐10分查询结果